欢迎来到邯郸市同济医院

邯郸市同济医院

治疗特色

公务员称看不起病 公费医疗改革后才知珍贵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4-03-14 11:57  点击数:

阅读提示:改制之后老李失去了公务员医疗待遇,一年看病下来账单让他心惊胆颤,老李开始怀念过去公费医疗的岁月。

网易教育频道:单位改制之后,63岁的副局级干部李伟德从公费医疗,变成了普通退休职工医疗保险。失去了公务员的待遇,看病,需要自己花越来越多的钱了。

一场虚惊

2011年7月4日,是李伟德平生第一次用医保卡看病的日子。在此之前的几个月,他多年的动脉硬化闭塞症开始变得严重,友谊医院的干部保健中心和干部病房,已经被他“光顾”过很多次。

交费之前,他还有点担心:自己以前一直是公费医疗,自费部分非常之少。变成普通医保后,会不会要自付很多钱?结果是一场虚惊,他发现,要缴纳的钱数反而比公费医疗时变少了。好事还是坏事?李伟德还不清楚,因为改制,他所在的部委出版社已经彻底失去了曾经的事业单位身份,而这事业单位身份是确保享受公务员待遇的关键。

改制之后,他和妻子一样,只能靠退休职工医保看病。妻子在企业退休,他多少知道些医保报销的比例,与全额报销的公费医疗相比,有着巨大的差异。自打改制之后,他就隐约担心,自己会和妻子一样变得“不敢生病”。

单位财务处的一通电话才打消了李伟德的顾虑,转制后,出版社将会对看病费用进行二次报销,报销之后,李伟德的花费基本和公费医疗时一样,他的心放回了肚子里。

但是,一年之后,随着看病方式的变化,李伟德的心不得不跳到了嗓子眼儿:这个享受了大半辈子公费医疗的老干部,终于体会到了公费医疗和职工医保间巨大的落差。

人人都是“公费医疗”

1948年,李伟德在东北出生,随父母辗转沈阳与上海后,在北京定居。彼时,新中国刚刚成立,在毛泽东时代,“公费医疗”几乎是每个中国人都能享受的权利。李伟德幼时看病的各项费用都可以拿去父亲单位报销一半,而他的父母只需要支付5分钱的挂号费就可以“免费”在医院看病,如果选择在单位的医务室,甚至连5分钱都不用花。

这段如今看来令人羡慕的历史,起源于20世纪50年代初。那时的中国,采用的是机关事业单位的公费医疗制度和国营企业单位的劳保医疗制度。当时,机关事业单位和国营企业单位,都是体制内,无论在哪工作,几无身份的差别。在这两项医疗制度的保护下,彼时的中国人看病几乎都不用自己花钱,即便在农村,也有农村合作医疗卫生制度和赤脚医生的存在。20岁时,李伟德响应号召去内蒙一个煤矿插队,年轻的小伙子很少生病,偶尔一场感冒只要在医务室拿点药就可以解决。直到1973年,他才有了因为肝炎而第一次住院的经历,当时入住的是煤矿医院,“个人没有花一分钱,其实去市里的医院也不用花钱,单位自然会去给医院结账”。

但因为这场没花钱的肝炎,李伟德却获得人生最重要的一个机遇,从机械队被调去煤矿办公室工作,以工代干。回到北京后,他就职于一家部委杂志社,正式获得了干部身份,开始享受公费医疗,但在当时,公费医疗制度和劳保医疗制度对他来说毫无差别。

其实,整个1980年代,在城市范围内,机关和企业对待职工及其子女的医疗几乎一致,唯一不同的是企业职工要去指定的合同医院,而公费医疗则不受限制,两者都不用带着现金去医院,押一份单位的合同或拿一份三联单就解决了所有费用问题。

1987年,李伟德离开了杂志社,此后十几年,他辗转多个机关单位,公费医疗待遇始终未变。直到1998年12月,《国务院关于建立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决定》正式颁布,由于妻子是企业工人,他才逐渐意识到全民公费医疗的时代结束了。从那时起,普通人开始羡慕有财政拨款的机关事业单位,羡慕那些看病不花钱的国家公务人员。

2000年,李伟德来到自己工作生涯的最后一个机关单位,一家部委出版社,那里的工作人员需要通过国家公务员考试,待遇自然也参照部委公务员。

在这里,50多岁的李伟德开始深刻体会到公费医疗的好处,“出版社的公费医疗很健全,除了自己必须承担的自费项目外,报销是全额的。而且,拥有设备完善的卫生室,普通病症直接去卫生室拿药就可以。”

当然,也有卫生室看不了的病。2003年左右,李伟德患上了动脉硬化闭塞症,几次就医的费用将近一万,但因为有公费医疗,自己一分钱也没有花。



版权声明  |  法律责任  |  隐私声明  |  联系方式

地址:河北省邯郸市丰收路与幸福路交叉口 邮编:056000

医院电话:0310-3208688 0310-7166120 13831019998(专家) 冀ICP备11023237号

网址:http://www.tjyy.org 2010-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 邯郸市同济医院

技术支持:瑞呈新业瑞呈新业